首 页机构概况机构设置科研人才队伍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博士后图书馆创新文化党群园地院重点实验室彭桓武中心信息公开
  大家风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新文化 > 大家风范 > 彭桓武
陈佳洱:彭先生的辞世是物理科学界的巨大损失
2007-03-06  【 】【打印】【关闭
  得到彭桓武先生辞世的消息,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佳洱感到万分悲痛,他说:“彭桓武先生的去世是物理学界的巨大损失!”

  陈佳洱院士是在3月2日参加在科技部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得知彭桓武先生去世的消息的。尽管要忙于准备即将召开的两会陈佳洱还是抽出时间接受了《科学时报》的采访。

  20世纪50年代中期,时任北京大学助教的陈佳洱就认识了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的彭桓武先生。陈佳洱回忆说,感受最深的是彭桓武先生渊博的学识、敏锐的思维和朴实、和蔼、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

  陈佳洱与彭桓武先生最近的一次工作接触是在1993年。那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准备设立“理论物理专项”以支持理论物理学科的发展,但一时没有找到负责这一专项基金的顶层设计、评审、把关的合适人选。时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副主任的陈佳洱想到了彭桓武先生,于是便登门造访。

  陈佳洱回忆说:“印象最深的是彭先生非常简朴,家里几乎没有什么摆设,仅有简单的桌椅等,只是书特别多。桌上还堆着他正在研究的资料和书稿。”

  1993年,年近80的彭桓武先生尽管科研工作繁忙,还是欣然接受了陈佳洱院士的请求,亲自负责自然科学基金理论物理专项的工作。

  理论物理专项基金的设立是一项有远见的决定,为我国理论物理研究在已有优势的基础上培养优秀人才,做出国际先进水平的研究成果,促进我国理论物理学研究的发展,以及发挥理论物理对国民经济建设和科学技术发展在战略决策上应有的指导作用和咨询作用,有着显而易见的影响。

  理论物理的重要性有多大,作为“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的彭桓武先生再清楚不过了。我国“两弹一星”过关的历史经验表明:打好理论物理“仗”至关重要。彭桓武先生领导的理论物理工作高瞻远瞩地对我国“两弹一星”的技术路线问题作出了正确的战略决策,并提供了必要的科学支撑。

  陈佳洱院士说:“之所以请彭先生来负责理论物理专项基金,不仅因为他是我国理论物理界的泰斗,还因为他公正的为人和宽阔深邃的眼界。”

  1981年,彭桓武提出了“用偏振激光做离子加速器的理论”。一直从事离子加速器研究的陈佳洱院士说:“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先进的思想,粒子的激光加速已成为当今国际加速器研究的热点之一。这足以看出彭先生思想的活跃和眼界的深远。彭先生毕身奉献我国科学事业,进入21世纪以来,虽然他年事已高,但他的研究工作从未停息。在我国纪念量子论百周年和世界物理年的大会上他都不辞辛劳地为年轻的物理工作者作报告。彭先生虽然去世了,但他的风范长存,他的思想与作风还将继续鼓舞后人。”
IE6.0浏览器,1024X768分辨率 版权所有 ? 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政编码:100190
京ICP备05002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