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机构概况机构设置科研人才队伍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博士后图书馆创新文化党群园地院重点实验室彭桓武中心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综合新闻
周光召谈基础理论研究
2020-05-30  【 】【打印】【关闭

  

   

编者按5月30日是“全国科技工作者日”,为弘扬科学家精神,特刊出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建所30周年之际周光召先生的采访录,以飨读者。 

    

  问:周院长,您好!我想问您四个问题。您作为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第二任所长,想请您谈谈当时理论物理所在理论物理学界的作用。 

  周光召: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从成立以来,就是希望为全国的理论物理工作者服务的。不仅它本身聚集了一批理论物理学家, 邀请了全国主要的一些理论物理学家作为它的顾问,学术委员会的委员,同时也希望成为一个平台,能够加强全国的理论物理界的合作, 共同发展中国的理论物理事业。理论物理所特别强调要办成一个开放的研究所,是中国科学院第一批的开放研究所。开放的意思首先就是对国内各大学、各研究所的理论物理学工作者开放,同时也逐步对国外的同行要开放。所以理论物理所从彭桓武先生开始,就是本着这样一个开放的办所方针。像我是继承彭先生的思想来办理论物理所的。 

  问:您觉得理论物理所怎样才能在今后,更好地在全国的物理界发挥作用?  

  周光召:现在国家的情况跟当时已经很不一样了,科学技术的知识也越来越多,所以国家对理论物理所的支持也是越来越大,要不然我们不可能坐在这么漂亮的研究所的办公室来谈话了。我想理论物理所还是本着它原来的办所宗旨,就是要开放、流动,要竞争,要联合, 这是它原来办所的方针。今后我想更加要强调的是学科之间的交叉融合,强调的是与国内外科学家之间的交流,互相之间要形成一种良好的关系。科学没有国界,是全球化的,由全世界的科学家共同来发展。所以我们不仅是在这方面要做出中国科学家应有的贡献,也应该更好的与国外科学家合作,这样才能够加快全世界理论物理学的发展。最近我想理论物理所和国外的科学家已经建立起很多关系,如与圣巴巴拉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另外,理论物理所已成为卡弗里研究所的一员,这是个国际的组织,有一个国际的顾问委员会。我想这样会加快理论物理所的国际化进程,更好地促进中国理论物理学的发展。当然在国内就更需要年轻的,在中国各个地方从事理论物理学的科技工作者们能够团结起来, 利用这样好的条件,一方面当然是我们要了解学习世界上最前沿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自己发展起来,理论物理学要做出更多的贡献。中国现在经济发展了,如果科学不能够发展起来,不能成为一个科学的强国,那国家的经济发展没有后劲,也对不起我们中华民族。 

  问:在您看来理论物理学对其他学科的发展有着怎样的作用?  

  周光召:任何一门大的学科它都有理论和实验部分,这两部分都是非常之重要,不可或缺的,而且要互相促进去发展。曾经有人讲过,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我想这句话在任何学科都是一样的,如果没有理论的指导,实践就会是盲目的。反过来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如果要不是跟实验很好的结合, 这个理论就变成一个空洞的理论,那也不会起什么作用,所以理论和实际的结合是非常之关键的。那么理论物理要在其他的学科上面发展, 发挥作用的话,一方面就是要通过现有的理论去分析其他学科出现的这些实验现象,或者一些发现,能够进行理论的总结,把它系统化, 上升到新的理论,同时也通过那些实验来检验现在的一些理论的思维是不是正确,通过跟实验的结合,利用现有的理论去预见一些新的现象,看是不是这样,这样一方面考验理论的正确性,另外一方面又为发展新的理论提供一些技术。所以从学科的角度,理论和实验是必须紧密结合的,其实物理学从最早来讲是包含很多其他的物理学之外的一些学科在内的,包括现在像与应用有关的很多学科,都是从物理学分支出来的,包括像力学,像现在所有的与电子有关的这些科学,与光、激光等等有关的科学都是从物理学分支的,那个里边也需要建立起相关的理论。从事理论物理学工作的这些人, 他们培养的学生不应该,也不可能全部留在像理论物理所这样的单位来工作,而是要深入到其他的方面去,现在我们有化学物理、生物物理、地球物理,还有很多的应用像电子学、激光、核物理、等离子体物理等等,这些领域都要利用物理的理论来帮助它们,或者说跟它们一起发展那些方面的理论。我想有更多的受过理论物理训练的一些年轻人,他们转到各个领域去,无论是化学也好,生物也好,地学也好, 天文也好,还是应用科学各个方面,都应该可以找到他们的用武之地。从事这些其他学科的人,他们都有很多的长处,如果彼此很好的结合,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促进,将会在那些领域创造出一些新的成果,这方面我想还是大有发展的可能的。 

  问:最后想请您谈谈理论物理对国民经济的影响。 

  周光召:我想理论物理学应用面实际上是相当广的,关键就是这些真正搞理论物理的同志是不是用这种思想来影响他们的学生,他们的学生愿不愿意去从事那些方面的工作。比如说我们的彭桓武先生就是一个榜样,他是搞纯粹的理论物理的,像场论、量子力学,可是他影响了差不多所有他的学生,都去从事了有关应用的工作。比如说早期从事原子核反应堆到核武器,都是他的学生。另外像原来北大的王竹溪老师,他是完全搞纯粹的理论物理统计力学的,可是他也从事过像炼钢过程中热传导的这些问题,就是说应用领域是有很多需求的。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们有一些学理论物理的同志,被理论物理本身迷惑住了,理论物理研究的规律是很吸引人的,或者说很美的,那么他进去以后就忘记了理论物理是从实际中间发展出来的,而且今后的发展还要结合很多的实际。我想当前去的人是少了一点,但是应用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甚至包括在经济方面。其实有相当一部分原来学理论物理的后来在美国华尔街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他们就有很多的创造性,其中也用到了一些很现代的理论物理的思想去解决一些复杂的,跟金融相关的问题。所以理论物理训练出来的是一些方法,思维的方法,运算的方法,逻辑的思想,应用在很多方面都是可能的,并得到一些创造性的成果。当然它还有一些是物理的规律的,跟应用有关的多半是一些比较成熟的理论,比如说力学, 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这些都是很成熟的理论。比如说现在的纳米科学发展得很前沿,那么它就需要量子力学的理论去解释,去发现,在纳米这个尺度,存在什么现象,有什么可以应用的地方,这些都是大有可为的。我刚才讲了, 要鼓励更多的同志、学生,走向应用领域,否则理论物理自己的发展也会受到局限,因为这种局限脱离了整个社会的发展,那它自己也发展不起来,或者学生没有出路,好多人也不会再来学这门学科。所以一定要把理论和实验的关系处理好,把理论和应用的关系处理好,互相促进,这样我想理论物理才能够更好的发展起来。 

  记者:谢谢您!  

  (根据录音录像整理,2008年5月4日) 

 

IE6.0浏览器,1024X768分辨率 版权所有 © 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政编码:100190
京ICP备05002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94号